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任性网

T先生 2016-5-21 11:05:36 
六岁的时候,爸妈离婚了。

        我生父是那种很烂很烂很烂的烂人,我妈那会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他,不过还好,早早跟他离婚了,那时候,我弟弟才两岁。
        我跟弟弟,法院判决有一个要给他。我妈说,我怕你弟弟跟着他,会死在外面,豪儿,你懂事的多,还是你去吧。虽然才六岁,可我已经什么都懂了,我说,妈,我一定能照顾好自己的,让弟弟留下来吧。妈妈抱着我哭了一整夜。
        那种骨肉分离的悲戚,像是被刀子狠狠地刺在心里。

        法院判决完,我就跟着他和他的小三去了东莞,临走前,妈妈给我买了一个平时很舍不得吃的肉夹馍,老实说,车站旁那家肉夹馍很难吃,可是我吃的很香很香,因为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,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吃到这个。

        我的生父和我的后母又有了一个儿子,我在他们身边一直颤颤栗栗,如履薄冰,我生父喜欢喝酒抽烟赌钱,喝了酒或输了钱就会生气,这时候,我就会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免得被当出气筒。

        日子虽然难了点,磕磕绊绊的,也能过下去,直到有次,他俩吵架了,给我扔下三百块,然后都走了。。。走了。。。

我三年级。一个人在异乡的出租屋里,笨拙的生活,从烧炸的高压锅,到焦糊的小青菜。最可怕的是恐惧,一个人的恐惧,出租屋往里走十几米的一个拐弯,每天早上都有很多蜡烛油锡纸针头,晚上甚至能听到他们在嗨的声音。那时候的东莞瘾君子流氓遍地,各种犯罪事件层出不穷,每到晚上,我都心惊胆颤,不关灯,怕引人注意,关了灯,紧紧的缩在被窝里,一个人苦熬到半夜不敢睡。

某天晚上,可能是白天在学校体育课花体力太多,虽然吃过了晚饭,还是饿的厉害。但这会瘾君子们已经开始寻欢作乐,而且外面雷声隆隆,一直不敢出门,直到实在饿的受不了了,悄悄拉开门,猫着腰溜出去,去夜宵摊买了份炒面。

        等溜回出租屋吃上了炒面,我哭的稀里哗啦,哭的悄无声息,哭的肝肠寸断,哭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
一边哭一边吃炒面,我不知道为什么哭,我只知道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碗含着泪吃下去的炒面。

        几年以后,我妈经济条件稍微好了一点,立刻就来东莞接我,生父巴不得有人替他养我,赶忙给我收拾东西让我滚蛋。妈妈来之前,带了几袋杂牌酸奶在路上喝,见到我的时候,妈妈欢喜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同时也有一种不知所措,好像不知道该做什么,接着她就立刻打开行李箱把那酸奶拿出来让我喝,我咬开一个口子,大口大口的吮吸,就像在沙漠中濒临渴死的旅人,几下就喝完了一袋。喝完以后,我怯怯的看了眼妈妈,忍不住又咬开了一袋,直到小腹发涨才停下来。仿佛只有这饱胀感,才能提醒我这是真实不虚的。我已经忘了那高仿伊利到底叫什么名字,也忘了到底是什么味道,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种整颗心都安稳下来的感觉。













我妈妈常说:人的苦难会成为他的财富。

希望像我一样遭遇苦难的朋友,有一天能够开朗乐观的面对生活,并把过去的一切当做磨炼,让自己的未来更美好!

PS:我们现在过得很不错,老妈有段新的感情,对方是个很不错的人,而且对我和弟弟很不错,填补了我弟弟心里父爱的空缺,我们现在很幸福。

12810195754493.jpg

【转载】


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RenXing Inc X3.2 --© 2014-2016 RenXing Inc.,all rights reserved

关于我们  |  小黑屋  |  RenXing Inc. ( 鄂ICP备17011120号-1

点击立刻咨询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